首页 书库 奇幻玄幻 太古剑尊

第765章 头颅的诡异

太古剑尊 青石细语 7673 2021-08-08 12:01

  法王,彻底消散在了天地间。

  

  
在法王残念溃散的时候,方辰就从墓碑符箓中走了出来。

  

  
此时的墓碑符箓,已经彻底的暗淡了下来,变成了一块普通的墓碑。

  

  
墓碑上的符文,也是彻底的消失。

  

  
从现在开始,墓碑已经不再是符箓,而则是单纯的墓碑。

  

  
方辰的手掌,轻轻的摩擦着墓碑,清理着上边的灰迹。

  

  
不一会儿之后,沾满灰尘的墓碑,再一次变得黝黑无比,焕然一新。

  

  
墓碑之上的法王之墓四个字,也是清晰无比。

  

  
做完这一切,方辰对着墓碑鞠躬,而后道:“法王前辈,安息吧。”

  

  
法王似乎能够听到方辰的话,墓碑居然颤抖了一下,似乎在回应方辰的话。

  

  
方辰离开了法王墓穴,当他出现在地面上的时候,法王墓穴瞬间沉寂,消失。

  

  
法王,也永久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

  
回到地面的方辰,没有着急离开,现在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,便是炼化棺材,彻底灭杀厄难尊者。

  

  
只有这样做,才能够彻底放心。

  

  
要不然,黄泉门尊者复活,古剑大陆将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  

  
方辰盘膝而坐,小老鼠跳到他的肩膀上,为其护法。

  

  
方辰试着沟通三足两耳鼎,但是后者却没有任何动静,这让的方辰很是焦急。

  

  
也不知道棺材在三足两耳鼎之内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方辰很是担忧。

  

  
略微的思索了片刻,方辰最后决定,动用金色心脏的力量,看看能否掀开三足两耳鼎。

  

  
嘶嘶撕……

  

  
在方辰的控制之下,金色心脏之内,不断的逸散出诡异的气息,最后全部涌入了三足两耳鼎之内。

  

  
咔嚓……

  

  
三足两耳鼎在金色心脏的作用下,终于是晃动了一下。

  

  
方辰见状,脸上大喜。

  

  
看来金色的心脏,对于三足两耳鼎,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。

  

  
随后,方辰继续加大力度,刺激三足两耳鼎。

  

  
当三足两耳鼎吸收了足够多的金色气息之后,鼎盖终于是掀开了一角,下一刻方辰的意识,瞬间被吸入了三足两耳鼎之内,鼎盖重新合拢。

  

  
而方辰的身体,则是如同木雕一样,一动不动。

  

  
方辰的意识,进入三足两耳鼎之内,看到了奇怪的一幕。

  

  
鼎内头颅,正在试图打开棺材,而棺材之上的那朵妖艳的花朵,早已不知去向。

  

  
一旁,还躺着一具尸体,这是灵瞳王者的尸体。

  

  
看其尸体之上,几乎没有伤口,只有脖颈之处,有着一些牙印。

  

  
方辰震动,难道灵瞳王者乃是被这个头颅,活生生咬死的?

  

  
“灵漩境九重的黄泉门余孽,就这样被咬死了?”

  

  
方辰的心中,震动不已。

  

  
而后他看向头颅,头颅之上,一双眼睛不断的转动。

  

  
方辰的意念,进入三足两耳鼎之内的一瞬间,直接被头颅吸入了其中。

  

  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方辰也没有太过惊讶。

  

  
他发现,自己的意识进入头颅之后,后者居然在咬着棺材。

  

  
咔嚓……

  

  
棺材被头颅一块一块的咬开。

  

  
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当棺材被打开的时候,突然间棺材之内,涌现出了浓郁的黑色气息,而后一道邪恶的笑声,传了出来。

  

  
方辰想要斩杀棺材之内的厄难尊者,但是却发现,自己根本无法控制意念。

  

  
哗啦……

  

  
头颅静静的悬浮,一动不动。

  

  
黑色雾气之内,一丝残念传出,瞬间钻入了灵瞳王者的身体之中。

  

  
下一刻,灵瞳王者睁开了眼睛。

  

  
“我厄难尊者,终于重新复活了。”

  

  
陡然间,灵瞳王者张开大笑,狂野大笑。

  

  
方辰见状,脸色大变。

  

  
但是,头颅却一动不动,似乎厄难尊者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一样。

  

  
“该死的法王,居然设计困我。”厄难尊者冰冷吼道。

  

  
当他彻底适应了灵瞳王者的身躯的时候,赫然间发现,自己身处一个奇怪之地。

  

  
“这是哪里?”

  

  
厄难尊者终于看到了头颅,冰冷问道。

  

  
嘶嘶撕……

  

  
头颅之内,逸散出了一些诡异的气息。

  

  
厄难尊者见状,冷笑一声,大手直接探出,一把握住了头颅,想要轰碎头颅。

  

  
但是,奇怪的一幕发生了。

  

  
当厄难尊者握住头颅的时候,头颅直接张开大嘴,咬住了厄难尊者的手掌。

  

  
啊……

  

  
一道凄惨的叫声,从厄难尊者的身体之中传出。

  

  
堂堂真武境强者,黄泉门三大尊者之一的厄难尊者,居然发出这么凄惨的叫声。

  

  
这一刻,头颅之内,涌现出了一些复杂的光芒,直接笼罩厄难尊者。

  

  
“你……怎么可能?”

  

  
厄难尊者这一刻,察觉到了不对劲,脸色大变,惊叫道。

  

  
头颅没有理会,直接笼罩厄难尊者,三足两耳鼎顺价镇压厄难尊者。

  

  
哗啦……

  

  
方辰的意识,从头颅之内退出,而后鼎盖掀开,意念直接飞出来。

  

  
方辰猛地睁开了眼睛,心中震惊不已。

  

  
“鼎内头颅,到底要干吗?难道他是故意复活厄难尊者的吗?”方辰疑惑不已。

  

  
努力的平复自己内心的震动,方辰开始仔细的分析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  

  
良久之后,方辰终于发现,从始至终头颅都在利用自己。

  

  
当棺材被吸入三足两耳鼎之内的时候,头颅恐怕就在利用自己吧。

  

  
借助自己的意识,打开棺材,故意让厄难尊者复活,而后三足两耳鼎镇压厄难尊者,而后把自己的意识,丢出了三足两耳鼎。

  

  
“他到底要干吗?”

  

  
方辰有点崩溃了,好不容易有机会解决厄难尊者了,现在头颅居然横插一脚。

  

  
唯一值得欣慰的便是,三足两耳鼎在自己的丹田中,方辰可以利用金色心脏镇压,不至于让厄难尊者逃走。

  

  
但是,方辰在猜测,这个头颅,是否要借助厄难尊者复活自己?

  

  
一旦复活,他是正是邪?

  

  
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打击,是否会给古剑大陆带来灾难。

  

  
这一切,都是未解之谜。

  

  
但是眼下,方辰也没能力解决这些事情。

  

  
“顺其自然吧。”

  

  
良久之后,方辰感叹一句,而后道。

  

  
头颅,应该不至于害他,要不然第一次自己被吸入鼎内,就能够轻易抹杀自己的意识。

  

  
更不会携带自己,神游虚空,前往那剑修天堂了。

  

  
“也许,他是在镇压厄难尊者?”方辰自言自语道。

  

  
方辰缓缓的站起来,发现三足两耳鼎没有动静,旋即不再思索这件事情。

  

  
“老大,怎么了?”小老鼠问道。

  

  
“没事,走吧。”方辰道。

  

  
此时,在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上,紫邪带着他这一脉的武者,静静的站着。

  

  
“禹恒?被谁所杀?”紫邪疑惑不已,眼眸闪烁。

  

  
上一次相遇,紫邪跟禹恒还共同对抗过方辰,那个时候,紫邪的实力,还不如禹恒。

  

  
但是,转眼间几个月过去,禹恒居然被人斩杀。

  

  
“老大,也许是被其他那几个顶尖天才所杀。”其中一人道。

  

  
“老大,禹恒是魔州的武者,跟我天州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

  
良久之后,紫邪点了点头。

  

  
“走吧,抓紧时间寻传承。”紫邪沉声道。

  

  
禹恒的死亡,让的紫邪也是越发的感觉,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

  
不过,就在紫邪准备离开的时候,方辰跟小老鼠,漫步而来。

  

  
“老大,你看。”一个武者突然间发现了方辰,大声叫道。

  

  
顿时,紫邪的目光看向前方,发现了方辰。

  

  
“居然是你。”紫邪眼眸闪烁阴森的气息,冰冷说道。

  

  
遇到紫邪,方辰也是有点诧异。

  

  
前不久才杀了禹恒,现在居然遇到了紫邪。

  

  
看到方辰,紫邪杀意纵横。

  

  
“小子,我当初就说过,如果紫魔在手,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。”紫邪说话间,手中出现了一柄紫色的魔刀。

  

  
这,就是紫邪的紫魔战刀。

  

  
“知道禹恒是怎么死的吗?”方辰看了一眼紫邪,道。“他是被我所杀。”

  

  
“真能吹牛,你以为你是谁,禹恒岂是你能够斩杀的?”紫邪这一脉,有武者不屑的说道。

  

  
“小子,当日一战,没能杀你,现在我老大杀你,易如反掌。”

  

  
“小子,赶紧交出身上至宝,自裁于此吧。”

  

  
面对紫邪一脉武者的嘲讽,方辰没有反驳,而是凝视着紫邪。

  

  
“你也这样认为吗?”方辰问道。

  

  
“我认为你会死,你信吗?”紫邪笑道。

  

  
方辰摇了摇头,摊了摊手,道:“很显然,我不相信。正如禹恒曾经所说,他要杀我,但是最后却死在了我的手中。”

  

  
“哦,忘记告诉你了,禹恒得到了一件道兵,但是依旧无济于事,被我轰碎道兵,斩杀于此。”方辰淡然说道。

  

  
闻言,紫邪眼眸闪烁,盯着方辰,他在思索,方辰所言,到底是真是假。

  

  
“真能吹牛,如果禹恒手握道兵,分分钟灭杀你。”

  

  
“不错,禹恒绝对不是你所杀,即便是你所杀又如何?我老大的实力提升了很多,禹恒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

  
“轰碎道兵,小子你在开玩笑吗?”

  

  
“如果你能够轰碎道兵,我直接自裁于此。”

  

  
紫邪一脉的武者,嘲讽方辰。

  

  
“所以说,你们一辈子都只能当别人的走狗。”方辰冷笑道,“只会耍嘴皮子,有本事就真刀实枪的战斗啊?”

  

  
被方辰这样一说,几人气急,但却无法反驳。

  

  
方辰的实力他们见过,如果真刀实枪的战斗,他们得确敌不过此人。

  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