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书库 奇幻玄幻 太古剑尊

第776章 星月没死

太古剑尊 青石细语 7683 2021-08-08 12:01

  方辰没有着急离开,因为他发现,恐怖裂缝之内的存在,似乎对他没有杀意。

  

  
唐胜逃走之后,极致阴寒的气息,就不再涌现出来。

  

  
恐怖裂缝依旧存在,但是其内,却是平静了很多。

  

  
良久之后,方辰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恐怖裂缝之前,朝着下方看去。

  

  
这个恐怖裂缝,深不见底,里边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

  
“里边到底有什么?难道是某位王者吗?”方辰自言自语道。

  

  
想到这里,方辰有一种想要下去一探究竟的冲动。

  

  
但是想到惨逃的唐胜,方辰心中有些心悸。

  

  
一旦那位大能对自己动手,那么自己必死无疑。

  

  
方辰很是纠结,到底要不要下去。

  

  
就在这时,漆黑的裂缝之内,一股阴森的气息,瞬间出现,直接席卷了方辰整个身体,瞬间把后者卷入了其中。

  

  
而后,裂缝轰然消失,残破的城池,恢复了原样。

  

  
“该死……”

  

  
被阴寒气息笼罩,方辰拼命的抵挡,但是却无可奈何。

  

  
眨眼工夫,他就降落在了恐怖裂缝之下的地底。

  

  
砰的一声,方辰的身体摔在这里,溅起了一些尘土。

  

  
好在方辰及时催动剑体,保护住了自己的身体,才没有受伤。

  

  
方辰缓缓的站起来,环视四周,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

  
他心意一动,火之意境出现,黑色的火焰汇聚在手指之上,照亮了整个地底之下。

  

  
方辰发现,自己身处之地,居然是一个岩石层之下,在他的身旁,都是一些岩石层,在岩石层之内,还有一些水迹。

  

  
“难道,这是地底河流?”

  

  
方辰自言自语道。

  

  
为何极致阴寒气息,会把自己拉扯到这里,而后又没动静了?

  

  
方辰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自己寻找答案。

  

  
方辰走到岩石层之下,发现空荡荡的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  

  
他看到岩石层上的石块,长出了绿绿的毛草,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了。

  

  
“不知道是哪位王者的墓穴?”方辰自言自语道。

  

  
刚刚攻击唐胜的战矛上,散发出来的气息,明显就是真武境强者的气息。

  

  
站在岩石层之下,一滴滴的水珠,从岩石层滴落在方辰的身上。

  

  
观察了一会之后,方辰发现,这里应该是一个地下河流。

  

  
他发现,周围都是岩石层,在某一处岩石层之下,有一个很小的缺口,微弱的水流,从那个缺口流出。

  

  
“出口?”

  

  
方辰脸上大喜,水流朝着缺口流出,即便不是出口,也必然是一条通往某一地的通道。

  

  
随即,方辰快速的来到了缺口,这个缺口很小,方辰要蜷缩着,才能够勉强过去。

  

  
从缺口过去之后,方辰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地底通道之内,这个通道,一片漆黑,好在有黑色火焰照亮。

  

  
在地底通道中,有着很多水流,方辰顺着水流的方向,不断的前行。

  

  
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,终于走到尽头了。

  

  
方辰看到了阳光,他的脸上布满了喜悦之色,快速的从地底通道之内出来。

  

  
当他出来的时候,赫然发现,这里有一个大湖泊,而周围则是悬崖峭壁。

  

  
“悬崖峭壁?”方辰很是疑惑。

  

  
他四处寻找,但是发现这里没有任何的奇异地方。

  

  
“怎么回事?”

  

  
一路寻来,什么都没有发现,为何会突然出现一股骇人的气息,把自己拉下来?

  

  
到底怎么回事?方辰很是疑惑。

  

  
咕噜噜……

  

  
就在方辰准备坐下休息的时候,突然间平静的湖泊之上,出现了一些水泡。

  

  
如果是平时,方辰懒得理会。

  

  
但是现在,他立马感觉到了诡异。

  

  
咕噜噜……

  

  
湖泊的中央位置,水泡不断的冒出来,仿佛有人隐藏在这里一般。

  

  
“怎么回事?”

  

  
方辰身形一闪,直接凌空站立,准备走到湖泊中央,一探究竟。

  

  
但是,当他刚刚接触到湖泊上空边缘的时候,突然间虚空涟漪产生,紧接着一道震撼的力量,直接把方辰震飞。

  

  
砰……

  

  
方辰的身体,倒在地上。

  

  
他的脸色凝重无比,这个湖泊,一定有问题。

  

  
哗啦……

  

  
也就是这个时候,湖泊之内,水泡消失,在湖泊的中央,陡然间出现了一个漩涡。

  

  
这个漩涡,急速的旋转着。

  

  
眨眼工夫,带动整个湖泊旋转,到最后形成了滔天巨浪。

  

  
方辰看着这一幕,心中惊讶无比,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?为何会出现这些诡异的景象。

  

  
哗啦啦……

  

  
湖泊中央的漩涡,旋转的速度太快了,到最后直接肉眼无法看到。

  

  
湖泊周围,平静的水面上,出现了惊涛骇浪,一股股骇人的气息传出。

  

  
当漩涡旋转的速度达到极致的时候,周围的惊涛骇浪,瞬间倾泻而下,冲向方辰。

  

  
后者见状,急忙后退。

  

  
不过,还没等他后退几步,砰的一声,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,整个悬崖地步,都是晃动不已。

  

  
恐怖的惊涛骇浪,全部撞击在了湖泊周围的封禁之上,震动之感消失之后,湖水再度回到湖泊中,慢慢的回归了平静。

  

  
而这个时候,湖泊中央漩涡中,一个人影,缓慢的出现。

  

  
这道人影,从湖泊中央的漩涡中出现,她的身上,纹丝不挂,洁白的酮体,瞬间进入了方辰的视线中。

  

  
方辰一怔,脸上满是震惊之色。

  

  
湖泊中央的旋涡中,居然出现了一个女子,这个女子一丝衣服都没有穿,背对着自己,头发飘扬。

  

  
在她的周身,环绕着浓郁的灵气。

  

  
女子出现之后,漩涡消失,女子就这样静静的悬浮在湖泊中央,身体缓慢的转过来。

  

  
当女子完全面对方辰的时候,方辰的脑袋瞬间一愣。

  

  
女子的身躯实在是太完美了,饱满的高峰,让的方辰的脑袋都是瞬间短路。

  

  
不过,当方辰看到女子容颜的时候,更加震惊了。

  

  
“月儿……”

  

  
方辰的声音中,充满了激动。

  

  
方辰做梦也没想到,在这里居然遇到了星月。

  

  
“月儿,你没死?”

  

  
方辰身体不断颤抖,心中很是激动。

  

  
“辰哥……”

  

  
星月看着方辰,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,娇声叫道。

  

  
“月儿……”

  

  
方辰大叫一声,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拥抱星月。

  

  
他脚尖一点,直接腾空而起,不过在到达湖泊上空的时候,再度被反震之力弹飞。

  

  
方辰爬起来,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,问道:“月儿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

  
“辰哥,这湖泊周围有封禁,你不要在闯了。”星月看到方辰被弹飞,担忧的说道。

  

  
“你被困在湖泊中了吗?为何会这样?”

  

  
方辰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。

  

  
虽然很是焦急,但是看到星月平安无事,方辰也放心了很多。

  

  
当初眼睁睁的看着星月被轰入悬崖之下,他的心很痛。

  

  
“辰哥,此事说来话长……”星月低声道。

  

  
“你慢慢说。”方辰道。

  

  
方辰跟星月,隔空说话。

  

  
良久之后,听完星月的诉说之后,方辰也是忍不住感叹。

  

  
世事弄人,上天让星月活了下来,但是却让她失去了自由。

  

  
星月被黑泰刺穿胳膊,轰入悬崖,即便不死也会身受重伤。

  

  
但是,星月却离奇的掉入了这个湖泊之内。

  

  
这个湖泊中,是一个强者陨落之地。

  

  
而星月之所以能够透过禁制,跌落进来,完全是因为她的玄阴煞体。

  

  
因为,此湖泊的主人,生前也是一个玄阴煞体。

  

  
星月跌入湖泊,稀里糊涂的接受了此人的玄阴传承,而后一举突破到了真武境。

  

  
之前,方辰跟唐胜大战,星月察觉到了方辰的气息,虽然无法出去,但是却透过湖泊,利用真武境的手段,帮助方辰,击溃了唐胜。

  

  
直到现在,一切疑惑,终于明白了。

  

  
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

  
方辰感叹道,如果自己没有进入残破城池的话,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见到星月。

  

  
方辰凝视着星月,眼眸之中,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

  
直到现在,方辰才有机会欣赏星月的洁白躯体。

  

  
星月见状,脸色瞬间红晕,低下脑袋,很是尴尬。

  

  
“老夫老妻了,有什么尴尬的?”方辰咧嘴问道。

  

  
“讨厌……”

  

  
星月低声说道。

  

  
接受玄阴传承,衣服焚烧殆尽,本想重新穿衣,但是却发现,在湖泊内的水流,有着很强的腐蚀功能,衣服刚一穿上,就腐蚀的一干二净。

  

  
到最后星月直接不穿了,反正这里也没人。

  

  
而且平日她都在湖泊之内,就算有人到来,也看不到。

  

  
不过,方辰出现,她很是激动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  

  
“月儿,你大难不死,而且还接受了传承,突破到了真武境,为何还被困在此地?”方辰很是疑惑。

  

  
星月闻言,脸上有着一抹无奈之色,道:“除非我完全接受玄阴传承,要不然永远无法走出这里。”

  

  
“怎么才能完全接受?”

  

  
既然知道星月被困在这里,方辰必然会想方设法的救星月出来。

  

  
“以双修为根基,让玄阴传承,彻底融入到我的身体中。”星月道。

  

  
“双修,这还不简单?”方辰闻言,咧嘴笑道。

  

  
如果是别的方法,恐怕有点困难,但是双修?对于夫妻来说,双修是最简单也是最基本的事情。

  

  
“可是……”

  

  
星月张嘴说了两个字,而后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。

  

  
“到底怎么了?”方辰询问道。

  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