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书库 游戏竞技 在霍格沃茨抽卡的日子

第一百零八章 碎裂的珠子与忌辰晚会

  汤姆看着张灯结彩,烛光闪耀,不时飘来诱人香气的礼堂,转身朝地下教室的方向走去。他闭着眼睛都能想到霍格沃茨万圣节晚宴的盛况:邓布利多请来的骷髅乐团正在海格的巨大南瓜中奏乐;亡灵舞者们给小巫师们献上精心编排的舞蹈;餐桌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美食,其中一定有滋滋冒油的炭火烤肉:精选肥美的梅花肉,要有一英尺长,长宽都得超过一巴掌,然后切成厚片,抹上香料油盐,再用铁签子串起来,上面再抹一层花生油,撒一层芝麻,用炭火慢慢的烤,外面焦熟后立马拿小刀割下——巫师可以用切割咒。放进嘴巴里,随着咀嚼,油脂从肉的缝隙里溢出,在嘴巴里爆开……

  

  
但这些和汤姆没有什么关系,他怀里揣了几个三明治和一壶黄油啤酒,这就是他的晚餐。

  

  
赫敏换了一身全新的长袍在礼堂外的角落里等着他,两人将一起前往差点没头的尼克的忌辰晚会。

  

  
此时,两双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汤姆。

  

  
“弗雷德,你看。”

  

  
“我在看,乔治。”

  

  
弗雷德和乔治一直在暗中观察洛哈特教授。之前他们从活点地图上得到的那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,以至于他们很难相信这一点,可是活点地图从不会出错。

  

  
要么洛哈特教授有问题,要么活点地图有问题,已知活点地图从来没出过问题,所以洛哈特教授有问题。

  

  
-d

  

  
论证严谨,证据充分。

  

  
在见到洛哈特教授不参加万圣节晚宴,反而和那个名叫赫敏·格兰杰的女生一起去“幽会”,他们两个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发现。

  

  
弗雷德和乔治看向洛哈特教授的眼神就变了,变得充满敬意。

  

  
“太厉害了,我们这辈子也做不出这种恶作剧吧?这可是直接顶替一位教授!”

  

  
乔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至于告发?他们可没有这种无聊的、保守死板的想法:这是多么酷的一次恶作剧啊,如果是以被告发为结尾,那也太丑陋了。

  

  
“汤姆那家伙真的是个拉文克劳?这操作格兰芬多都自愧弗如啊。”弗雷德在边上悄悄的感叹到。

  

  
“我记得他开学分院式上卡了一段时间,那时候分院帽大概在犹豫要不要把他扔进格兰芬多。”乔治想起了一年前分院仪式上的场景。每一场分院仪式,他和弗雷德都会很认真的观看,并给与除斯莱特林外的每一位新生热烈的掌声,斯莱特林的新生会收到他们两个不那么热烈、真诚的掌声。

  

  
弗雷德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分院帽是为了汤姆好,要是把他塞进格兰芬多,说不定此时他已经在阿兹卡班住着了。”

  

  
乔治笑了起来。

  

  
两人的朋友李·乔丹来到了两人身旁,“你俩不去参加晚会,在这里笑什么呢?”

  

  
乔治板着脸说:“我们想起高兴的事。”

  

  
“你们又在恶作剧哦!带我一个好不好!”李·乔丹一瞬间就看破了两位老友的谎言,伸出双臂一手一个抱住了韦斯莱兄弟。

  

  
“李你放手——太紧了——”

  

  
三人的嬉闹声逐渐朝礼堂靠拢。

  

  
……

  

  
汤姆走上了通往地下教室的路,那条过道上也点着一根根的蜡烛,但效果却和汤姆那些蜡烛嘴唇的效果一样:令人毛骨悚然。那些蜡烛看起来很细小,外面黑乎乎,散发着蓝盈盈的光,透着一股阴森鬼气。

  

  
汤姆一步步的朝地下走去,可以感到周围的温度也在肉体可感的降低。每次吸进来的空气都像冰碴子一样刺激着他们的呼吸道,赫敏不自觉的裹紧了衣服。这时,一种奇怪的声音从地下传来,刺痛着他们的耳膜,如果一定要以阳世的声音做类比的话,那就是指甲刮黑板的声音。

  

  
“梅林啊!这也能称得上是音乐吗”罗恩的声音在前面的一个拐角处响起。他和哈利先汤姆一步来到了这里。这时,汤姆和赫敏也跟了上来,看到哈利、罗恩与纳威正在过道里瑟瑟发抖的走着。

  

  
“洛哈特教授,您——赫敏?”哈利想和汤姆打招呼,结果看见了汤姆身后的赫敏,他直接惊呆了,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还能看见其他的同学。

  

  
“格兰杰小姐对忌辰晚会很感兴趣,所以我带她来参加。”

  

  
如果不是有正牌教授在场,罗恩差点就脱口而出“她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”这样的话,最终他眼神复杂的看了哈利和纳威一眼,和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
  

  
五人继续前行,来到了忌辰晚会的举办地点,差点没头的尼克正站在门口,身上披挂着一块黑色天鹅绒幕布。

  

  
尼克行了一个脱帽礼,欢迎来到此地的五位客人。

  

  
汤姆迈入了晚会大厅,地下教室里已经挤满了乳白色的、半透明的身影,几百个幽灵来到了尼克的忌辰晚会现场,让昔日空旷的地下教室变成了一个拥挤的舞场。

  

  
“别从哪位幽灵的体内穿过,”汤姆向朋友们叮嘱道,可惜纳威还是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幽灵,顿时感觉就像是有人朝他倒了一盆冰水一样。

  

  
纳威撞上的幽灵,从外观上来看是一位年轻的女子,她身材修长,长发齐腰,长袍及地,容貌非常美丽。看到这样的人物,在这种花一样的年龄凋零,不禁让人有些惋惜。她的神态倨傲,显得有些目中无人。

  

  
感觉有人从她的体内穿过,她回头看了一眼,当她看见正在发抖的纳威时,目光中带上了一丝鄙夷。

  

  
汤姆和赫敏认出了幽灵的身份,她是拉文克劳塔楼的幽灵:格雷女士,或者更确切的说,她叫海莲娜·拉文克劳。霍格沃茨这个地点,绝大多数生前是英国籍贯的幽灵都可以到来,因为他们都曾经在霍格沃茨念过书。

  

  
幽灵们可以在生前生活过的地方自由的移动,所以这些巫师在他们死后还可以化作幽灵回到他们的母校。不过很多幽灵也只是在开学典礼的时候过来凑凑热闹,看一眼分院仪式就走。包括皮皮鬼和宾斯教授在内,只有寥寥几位幽灵每天都待在霍格沃茨城堡里。四大学院各自有一位自己的代表幽灵。

  

  
格兰芬多的幽灵正是差点没头的尼克,尼克是四位幽灵里年纪最小的那个。格兰芬多学院出身的幽灵最少,绝大多数格兰芬多死亡的时候,并没有太多执念,毫不拖泥带水的“走了下去”,尼克这样选择留下来的反而是少数。

  

  
拉文克劳的幽灵则是他们面前的这位美丽女子海莲娜·拉文克劳,如果论出身,她也是最高贵的幽灵,她是四巨头的直系后代,也是唯一可以确定身份、有名有姓的直系后人。其他三位创始人或许有后人,但不一定有直系后裔。格兰芬多的后裔已经不可考证,他以自己的出生地戈德里克山谷为名,所以在那里可能存在他的后裔——那个小山谷挺不一般的,格兰芬多在此出生,这里还生活着波特家、邓布利多家,《魔法史》的作者巴希达·巴沙特也定居于此。

  

  
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的后裔也都是真实的,只不过他们都抛弃了先祖的姓氏,自称是斯莱特林的后裔的人姓冈特,自称赫奇帕奇后裔的人姓史密斯……不过他们倒是都保存着先祖的信物:斯莱特林挂坠盒和赫奇帕奇金杯——天知道这些信物怎么来的。

  

  
在汤姆看来,自称后裔而姓氏不同,简直难以理解。就好比一个人自称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,是大汉宗室,结果报上名来自己的姓是“拓跋”一样——可能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欧洲风俗吧。比起这些奇奇怪怪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后裔,海莲娜·拉文克劳明显要正统的多。

  

  
斯莱特林的幽灵叫血人巴罗,和拉文克劳的海莲娜是同一时代的人,都是霍格沃茨最古老的幽灵,他极为暴躁,甚至连皮皮鬼都害怕他。他与海莲娜也有一些纠葛……

  

  
赫奇帕奇的幽灵是个快乐的家伙,大家都叫他“胖修士”,而他的真实姓名却被大家遗忘了,不过他也不以为意。他毕业于赫奇帕奇,后来被教会处决。因为他的魔法引起了怀疑,高级教士怀疑他治愈天花的能力,以及他喜欢把兔子从圣餐杯里拔出来的嗜好。不过这些可能都只是借口、引子。胖修士的死因背后还涉及到更高层面的权力斗争。

  

  
胖修士在生前差一点点就成为红衣主教!红衣主教又被称为枢机主教,是教会的高层,虽然随着时间流逝人数一直在扩增,可仍然是教会毫无疑问的高层——枢机主教是能选举教宗的!胖修士真的是差一点点就能打入教会顶层。

  

  
海莲娜·拉文克劳的目光从五位生者的脸上一一扫过,她看到赫敏的时候目光稍微停顿了一下,她认出了这个女孩,她对赫敏也有印象:勤奋、好学、聪明。于是她朝赫敏轻轻颔首致意,她认为赫敏这样的聪明人是有资格和她对话的。

  

  
不过当她看见汤姆时,她却愣住了,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事情,透明的面颊似乎变得不那么透明了,她看向汤姆的手指,盯着戒指看了几眼。

  

  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开口说话了。

  

  
“吉罗德·洛哈特。”汤姆有些纳闷,她怎么突然关注起我来了?

  

  
海莲娜回忆了一下这个名字,一个令她有些厌恶的浮夸身影浮现在她的脑海中。

  

  
她冷笑了一声,直接飘走了。

  

  
海莲娜·拉文克劳只是一个小插曲。此时地下教室的氛围愈发“热烈”,幽灵宾客们鱼贯而入,在教室里四处飘荡。尼克也请了一支幽灵乐队,他们是刚刚那指甲抓黑板的声音来源。不过幽灵们看起来很享受这种音乐,他们在乐锯的伴奏中纷纷跳起了华尔兹舞。

  

  
蓝幽幽的烛光下,数百幽灵翩然起舞,幽灵齐聚,使这里的温度变得如同数九寒冬一样,汤姆几人呼出的气体在面前形成了一大团白雾,凝而不散。

  

  
“到处走走,活动一下,再这样站下去脚都要冻僵了。”汤姆提议到,他和赫敏倒是没事,倒是哈利三人要小心着凉。

  

  
哈利带头,顺着舞场的边缘小心地挪动,他们看见了各种身份的幽灵修女,戴着锁链衣衫褴褛的男人,赫奇帕奇的胖修士,一个脑门上插着一根箭的骑士……

  

  
他们也看见了血人巴罗,他骨瘦如柴,两眼发直,身上沾满了银色的血迹。看得出来,哪怕在幽灵中,巴罗也是一个煞星,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憎鬼厌。地下教室明明挤得很,但他身边愣是能空出一大块空地。

  

  
算上巴罗,四大学院的“常驻”幽灵全都来了。

  

  
“来的人很齐全啊。”罗恩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他眼熟的幽灵基本上一个不落的出现了,甚至连皮皮鬼都戴着一顶鲜艳的橘红色晚会帽出现在忌辰晚会现场。

  

  
几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,朝远离皮皮鬼的方向走去。既然是晚宴,那自然会有食物。远离舞场的地方摆着一张铺着黑色天鹅绒的桌子。汤姆很机智的,隔着老远就停下了脚步,同时也拽住了赫敏,让她先看看桌子上的菜品。

  

  
果然,哈利三人靠近桌子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痛苦了起来,似乎是闻见了什么恶臭的气味。赫敏站在远处悄悄看了一眼,发现那些精美的盘子里摆着的都是些腐败的食物:臭气熏天的大马哈鱼,烤成焦炭状的蛋糕,长满蛆虫的肉馅羊肚,覆盖着绿毛的奶酪……唯一“正常”的食物是一块巨大的墓碑形的灰色蛋糕,上面用焦油状的糖霜拼出了这样的文字:

  

  
尼古拉斯·德·敏西-波平顿爵士

  

  
逝于1492年10月31日

  

  
她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汤姆对她说的那些话。空口白牙的还不够直观,现在她对亡灵的晚会有了更深切的认识。

  

  
“我觉得他们让食物腐烂,是想让味道更浓一些。”她猜测到,同时还想去仔细观察一下腐烂掉的羊肚。汤姆虽然怀里揣着一些吃的,但现场的氛围实在是让他食欲不振。倒不如说这种环境里有食欲的人才是异类。

  

  
哈利三人飞快的回到了汤姆身边,身上似乎残存有长桌那边的“清新”空气。

  

  
差点没头的尼克接待完了来宾,飘飘然的来到了汤姆身边,看起来他心情很不错,因为今天来到这里的客人足够多。

  

  
“玩得尽兴吗?”尼克问到。

  

  
“嗯,大开眼界。”汤姆使用话术糊弄过去了。

  

  
差点没头的尼克骄傲地说:“就连肯特郡的号哭寡妇也赶过来了……”

  

  
汤姆插了一句嘴:“既然场面如此盛大,那无头猎手队那群人应该也得到消息了吧?”

  

  
尼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“糟了,”他痛苦的呻吟到。

  

  
突然,就像是班主任出现后的自习室一样,地下教室里的每个人都沉默下来,在他们左顾右盼的时候,一只猎号吹响了。

  

  
十二个无头的骑手骑着鬼马从地下教室的墙壁中狂奔而出,这种出场方式赢得了在场所有人员的掌声。骑士们跑到舞场中央,猛然勒马。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幽灵,他那长着络腮胡子的脑袋被夹在胳膊底下,正在努力吹着号角。

  

  
他应该就是无头猎手队的队长,帕特里克·德波魔爵士。他从马上跳了下来,正想说些什么,但一声清亮的爆响让他顿住了话头。

  

  
他朝声音来源处看去,看到汤姆面色严肃,手里拿着一枚裂开的玻璃珠子。

  

  
7017k

  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